找回密码

反ASIC浪潮:加密货币的硬件战争还要走多久?

公共加密货币是属于公共的么?

这个简单问题的核心是一个复杂的争论,该争论发生在主流的加密货币中,来自于像以太坊、门罗以及zcash这样不同加密货币项目的开发者们对于新形式的可以颠覆他们分布式社区微妙平衡的硬件感到非常愤慨。

这种硬件的具体设计是为了让运营者能够获得更大份额的网络奖励,“应用特定集成电路”,即ASICs已经出现在了一些加密货币的矿机中,而这些加密货币以前只能由那些使用GPU硬件的系统来确保安全。

然而,争论的关键在于协议本身的访问和开放性。

退一步说,我们应该知道的重要的事儿是在“挖矿过程”中到底发生了什么,开发者的初心是希望任何人在理论上都可以将多余的计算机硬件用于运行和保护区块链网络。

在今天,以太坊、门罗和zcash都可以通过在大型计算商店出售的GPU硬件和图形卡上进行挖矿,而这些显卡只需要几百美元。然而,更昂贵的ASICs是专门为一个优化的挖矿过程设计的,这是一些开发者以及相关人群针对这种新产品的出现表示不满的直接原因。

正如比特币在过去所证明的那样,GPUs是无法与ASICs共存的,因为ASICs的到来很可能将相关区块链的哈希算力推高到其他类型的矿工将无利可图的水平。

现在摆在大家面前的威胁和机遇正在分裂加密货币的用户,他们中的许多人可能已经在先前的产品(比如GPU、CPU硬件)上投资过,而现在这些产品实际上已经过时了。

例如,一个叫做“fpbmine”的矿工甚至指控zcash的创始人Zooko Wilcox对于那些投资于帮助网络获取价值的人的支持做得不够 。

这位矿工在zcash论坛上写道:

你正在伤害那些支持你的人。ASIC的挖矿承诺意味着支持zcash网络的每一个矿工都将被迫转移,他们要么被迫转换挖矿的硬币,要么就要投资新硬件。

 

不同的立场

 

因此,许多矿工威胁要用他们的硬件设备去挖其它的加密货币,或者制造出他们已经在挖的加密货币的替代版本,他们可以通过克隆代码库来随意地进行相关的操作。

在上周,以隐私为中心的加密货币门罗执行了一个硬分叉,这是一种系统范围的软件升级,该升级的主要目的是消除在网络上使用ASICs的能力。但是同时,三各团队通过硬分叉创造出了他们自己的版本——monero classic,,monero original和monero zero。(每款新软件都与ASIC矿商兼容并开放。)

关于ASICs是否有益于或威胁到门罗,社区有着不同的观点,而这些观点也反映出了其他加密货币社区对待ASICs的态度。

例如,以太坊的开发人员已经公开反对使用紧急的硬分叉来回应ASICs矿机的出现,它的创建者Vitalik Buterin甚至呼吁在这个问题上“不去采取行动”。然而,作为回应,一名以太坊的矿工称Buterin的观点是“给自己打了一个耳光”。

他写道:

每个人都认为他们可以说服其他人,以太坊社区反对用应分哈来阻止ASICs矿机的涌现,这是一个可悲的错误。

与这种观点相呼应的是,vertcoin的推特上发表的推诿说他们认为相关人士需要采取行动。vertcoin说道:

我们很悲伤地看到,可能会有专门追对以太坊的ASICs矿机被开发出来,我们认为是时候来摆明立场反对挖矿垄断了。

在zcash的社区也发生了同样的事情。

zcash公司的创始人Zooko Wilcox在一个论坛上警告说,如果一个密码不能阻止ASICs的存在,“会有一定的后果产生”,Zooko Wilcox告诉CoinDesk,他认为远离ASICs“甚至可能弊大于利”。

此外,IC3的研究员Phil Daian说,反ASIC的努力类似于反审查制度,而其他人则认为这样的努力增加了核心开发团队的力量。

但所有这些对反ASIC情绪的抱怨似乎都是表现在少数人的辩论当中的。

作为衡量情绪的一种方式,几次推特的民意调查显示大多数人倾向于反ASIC的硬分叉,这种硬分叉这是一种需要编辑加密算法的程序。

 

做你想做的事

 

然而,辩论的另一方并没有表现的特别兴奋;相反,他们的评论感觉像是一种“打发人的话”。

比如,对CoinDesk的采访中,EtherMining的主持人,以太坊的开发者Rob Stumpf说道:

如果一个开发人员相信他或她可以希望自己动手来改进以太坊,他们就能做到这一点。

而门罗的核心开发者“rehrar”在最近的一次电话会议上说,对于不同的门罗团体,“没有什么不好的感觉”。rehrar说道:

对于人们来说,这是一种心理上的转变,现在他们还不习惯,他们认为掌控者权利就能决定讨论的结果。

这一混乱所引发的一场讨论是,以太坊正致力于将系统从工作量证明转移到权益证明来取消挖矿。Buterin在最近的一次会议上告诉开发人员,ASICs将会随着以太坊系统的升级而逐渐被淘汰掉,所以人们对于以太坊的ASIC矿机没有太多需要担心的(尽管还没有确定这个变化的日期)。

当谈到以太坊的开发者对相处挖矿的兴趣时Stumpf说道:

挖矿从一开始就注定要失败;这只是一颗等待爆炸的定时炸弹。

Wilcox也附和着说道:

或许我们应该解决一些其他的问题,比如将协议转换到权益证明,或者让英伟达和华为等大型硬件公司向任何人出售硬件设备。

门罗研究实验室的匿名开发人员Sarang Noether甚至认为,在硬分叉后的门罗区块链的哈希速率下降了70%到80%是对ASICs在网络上被秘密使用的证明。然后他们就走了。

Monero开发者“hyc”对CoinDesk说道:

社区永远是什么样的观点都存在。大多数人似乎都认识到开发团队只是简单地履行了对平等主义挖矿的承诺。

分享到:更多 ()

相关推荐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